当前位置:首页 » 杭州社会网 » 正文

杭州大学退休老师 想对她当面说声感谢 43年前那个夜晚,留下一份遗憾……

“虽然这次没有找到阿婆或她的后人,但我会继续寻找,因为这既是我们的一个心结、一份愧疚,也是我们的一份感激、一个承诺。阿婆可能已经不在了,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找到她的后人或者她所在的村庄,以表达我们的感恩之心!”

前两天,带着遗憾离开东阳时,金菊爱的心情有一些失落,但这并没有改变她这么多年的初心,希望未来的某一天,43年前的那份恩情可以当面说一声谢谢。

这么多年来,很多事情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,但那个寒夜里收留金菊爱和她同学的阿婆,却一直是金菊爱记忆深处的温暖,恍如昨日。 石台新闻网

寒夜中一束暖黄色的灯光 一碗热腾腾的面

曾任浙江树人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的金菊爱老家在金华永康,说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,她依旧记忆犹新。

那是1980年春节前夕,17岁的金菊爱在读大二。当时她放寒假回家,与高中同学陈怡相约去东阳巍山,看望刚调回东阳不久的高中班主任。

因为班车很少,当天中午从永康到达东阳后,城区已经没有去巍山的班车,售票员建议她们先找旅舍住下,第二天再去巍山。

“对那时的我们来说,旅舍是一个陌生到不想去也不敢去的地方,看着天色还早,就决定步行去老师家。”路人告诉两人,巍山离城区很远,有25公里的路程,但这并没有打消两人步行前往的计划。 廊坊资讯网

“冬季天黑得早,下午4点多天色就暗了,公路边显得越发荒凉,气温也越来越低。我们开始感到害怕,却也没有办法,只能咬着牙壮着胆,快步往前走。”两人越走越慌,而就在这时,“吱”的一声开门声响,引起了两人注意,只见一束暖黄色的灯光从前方不远处的屋内射出来,随后,一位阿婆提着一只小水桶走出来。

见状,两人兴奋地跑过去,迫不及待地向阿婆打听,这里是什么地方,离巍山还有多远。当得知还有10多公里路时,两人更慌了,马上问阿婆,能不能借宿一晚。

“阿婆说可以,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,还做了一碗热腾腾的面给我们吃,安排我们住下……” 国际时事网

金菊爱说,在陌生的异乡,饥寒交迫时,很幸运地遇到一位能提供温暖“避风港”的阿婆,这让她们觉得充满了惊喜和感动。

第二天一早,她们向阿婆告别,此时阿婆似乎少了前夜的热情,欲言又止,这让两人觉得很奇怪,但由于赶时间,也没有细想,便重新踏上前往巍山的路。

直至见到老师,她们回想起这件事情,才发觉借宿的那间土屋,很可能是一间旅舍。

“那么冷的冬夜,我们真的不知道再走下去会发生什么。事后,我们认识到那笔住宿费没结算,想当面向阿婆说声对不起,感谢她当时给予我们的帮助和宽容。”

热点新闻网

此后两人试图补上那笔住宿费,但因为没记住阿婆所在村的村名,也没记住旅舍的名字,所以一直没有打听到消息。

这件事成了金菊爱和陈怡的一个心结,以至于后来每当遇到东阳人,金菊爱都会说起这件事,希望能找到线索,而10年前陈怡的病故让金菊爱找到阿婆的期望更加迫切。
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全文阅读

一条小水沟

一个汽车临时停靠站

天津资讯网

前段时间,一次旅行中,金菊爱遇到了被誉为“东阳通”的陈林旭,听了她的故事后,陈林旭决定帮助她一起寻找那位阿婆的踪迹。

20世纪80年代,东阳去往巍山有北、中、南三条路线,根据当时人口密度来看,中路没有乡镇,人流量较少,不太可能会有旅舍,陈林旭初步分析,金菊爱和陈怡行走的道路要么是北路,要么是南路。

陈林旭说,那个年代的老旅舍、客栈,通常都在乡镇(公社)所在地,当时北路沿途有2个乡镇(公社),而南路有3个乡镇(公社),根据金菊爱的描述来看,两人走了一半左右,通过排除法,南路上的李宅村和北路上的六石街道这两个地点比较符合找寻目标。

地产新闻网

陈林旭随后联系了李宅村一位叫李伟跃的朋友,正巧这位朋友的奶奶曾开过旅舍,也多次免费为来往路人提供住宿。

得知这一消息后,陈林旭、金菊爱都很兴奋,10月29日,一行人急忙驱车前往李宅村。

“在我的印象中,我们进屋后,有个烧柴火的老式灶台。从门口出来,有一块石板,石板下有一条宽约一尺的水沟。”金菊爱说。

经过一番比对,李伟跃奶奶的老房子和金菊爱记忆中的“水沟”“旅舍”等信息并不匹配。

随后,陈林旭又通过一位朋友,找到了六石街道比较符合描述的老旅舍和当时旅舍的负责人。

烟台科教文体网

听了金菊爱的描述后,负责人摆了摆手,不过她告诉金菊爱,当年旅舍每晚住宿价格为5角钱。

之后,大家对周边沿线几个村庄进行走访,向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打听线索,但都没有得到肯定答案。

金菊爱说,虽然这次有点遗憾没找到,但未来她还将尽最大的努力去寻找,既是解开当初那个心结,也是完成对已故同学的承诺。

如果你有当年的线索,也欢迎来橙柿互动发帖留言,帮助金菊爱早日完成心愿。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全文阅读

“虽然这次没有找到阿婆或她的后人,但我会继续寻找,因为这既是我们的一个心结、一份愧疚,也是我们的一份感激、一个承诺。阿婆可能已经不在了,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找到她的后人或者她所在的村庄,以表达我们的感恩之心!”

前两天,带着遗憾离开东阳时,金菊爱的心情有一些失落,但这并没有改变她这么多年的初心,希望未来的某一天,43年前的那份恩情可以当面说一声谢谢。

这么多年来,很多事情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,但那个寒夜里收留金菊爱和她同学的阿婆,却一直是金菊爱记忆深处的温暖,恍如昨日。

寒夜中一束暖黄色的灯光 一碗热腾腾的面

曾任浙江树人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的金菊爱老家在金华永康,说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,她依旧记忆犹新。 鄂州新闻网

那是1980年春节前夕,17岁的金菊爱在读大二。当时她放寒假回家,与高中同学陈怡相约去东阳巍山,看望刚调回东阳不久的高中班主任。

因为班车很少,当天中午从永康到达东阳后,城区已经没有去巍山的班车,售票员建议她们先找旅舍住下,第二天再去巍山。

“对那时的我们来说,旅舍是一个陌生到不想去也不敢去的地方,看着天色还早,就决定步行去老师家。”路人告诉两人,巍山离城区很远,有25公里的路程,但这并没有打消两人步行前往的计划。

“冬季天黑得早,下午4点多天色就暗了,公路边显得越发荒凉,气温也越来越低。我们开始感到害怕,却也没有办法,只能咬着牙壮着胆,快步往前走。”两人越走越慌,而就在这时,“吱”的一声开门声响,引起了两人注意,只见一束暖黄色的灯光从前方不远处的屋内射出来,随后,一位阿婆提着一只小水桶走出来。 热点评论网

见状,两人兴奋地跑过去,迫不及待地向阿婆打听,这里是什么地方,离巍山还有多远。当得知还有10多公里路时,两人更慌了,马上问阿婆,能不能借宿一晚。

“阿婆说可以,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,还做了一碗热腾腾的面给我们吃,安排我们住下……”

金菊爱说,在陌生的异乡,饥寒交迫时,很幸运地遇到一位能提供温暖“避风港”的阿婆,这让她们觉得充满了惊喜和感动。

第二天一早,她们向阿婆告别,此时阿婆似乎少了前夜的热情,欲言又止,这让两人觉得很奇怪,但由于赶时间,也没有细想,便重新踏上前往巍山的路。

直至见到老师,她们回想起这件事情,才发觉借宿的那间土屋,很可能是一间旅舍。

“那么冷的冬夜,我们真的不知道再走下去会发生什么。事后,我们认识到那笔住宿费没结算,想当面向阿婆说声对不起,感谢她当时给予我们的帮助和宽容。”

此后两人试图补上那笔住宿费,但因为没记住阿婆所在村的村名,也没记住旅舍的名字,所以一直没有打听到消息。

这件事成了金菊爱和陈怡的一个心结,以至于后来每当遇到东阳人,金菊爱都会说起这件事,希望能找到线索,而10年前陈怡的病故让金菊爱找到阿婆的期望更加迫切。 社会百态网

一条小水沟

一个汽车临时停靠站

前段时间,一次旅行中,金菊爱遇到了被誉为“东阳通”的陈林旭,听了她的故事后,陈林旭决定帮助她一起寻找那位阿婆的踪迹。

20世纪80年代,东阳去往巍山有北、中、南三条路线,根据当时人口密度来看,中路没有乡镇,人流量较少,不太可能会有旅舍,陈林旭初步分析,金菊爱和陈怡行走的道路要么是北路,要么是南路。

陈林旭说,那个年代的老旅舍、客栈,通常都在乡镇(公社)所在地,当时北路沿途有2个乡镇(公社),而南路有3个乡镇(公社),根据金菊爱的描述来看,两人走了一半左右,通过排除法,南路上的李宅村和北路上的六石街道这两个地点比较符合找寻目标。

阜阳新闻网

陈林旭随后联系了李宅村一位叫李伟跃的朋友,正巧这位朋友的奶奶曾开过旅舍,也多次免费为来往路人提供住宿。

得知这一消息后,陈林旭、金菊爱都很兴奋,10月29日,一行人急忙驱车前往李宅村。

“在我的印象中,我们进屋后,有个烧柴火的老式灶台。从门口出来,有一块石板,石板下有一条宽约一尺的水沟。”金菊爱说。

经过一番比对,李伟跃奶奶的老房子和金菊爱记忆中的“水沟”“旅舍”等信息并不匹配。

随后,陈林旭又通过一位朋友,找到了六石街道比较符合描述的老旅舍和当时旅舍的负责人。 环球新闻网

听了金菊爱的描述后,负责人摆了摆手,不过她告诉金菊爱,当年旅舍每晚住宿价格为5角钱。

之后,大家对周边沿线几个村庄进行走访,向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打听线索,但都没有得到肯定答案。

金菊爱说,虽然这次有点遗憾没找到,但未来她还将尽最大的努力去寻找,既是解开当初那个心结,也是完成对已故同学的承诺。

如果你有当年的线索,也欢迎来橙柿互动发帖留言,帮助金菊爱早日完成心愿。

上一篇:暂无
下一篇:暂无

相关推荐


二维码
友情链接: 湖口律师 杭州律师微信号 上海普法教育网 杭州劳动律师 杭州债务纠纷 杭州律所咨询 杭州律师电话号码 济南律师 忻州律师 吉林市律师 芜湖律师 福州律师 贺州律师 广元律师 黔西南律师 黔东南律师 红河律师 合肥律师 邯郸律师 秦皇岛律师 磐安律师 东阳律师 龙游律师 岱山律师 法律问题咨询 杭州专业律师咨询 莲花县律师 鄱阳县律师 奉新县律师 宜丰县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