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杭州社会网 » 正文

“杭州有人骑马过江?”是真的!两小伙从新疆骑马南下半年,走过6省直奔海南

城市骑马违不违法?为什么需要管束?

小吴骑马在西湖边,很多人拍照传到网上。

“杭州市区骑马过桥?”近日有网友发帖,说晚上回家路上等红灯,抬头看到有人骑马过钱塘江。

视频中两人两马,一前一后走在桥上的非机动车道,两人身着黑衫,后面的人戴一顶牛仔帽。

小吴,1999年生,来自重庆,他的马儿名叫漠。富贵,绍兴人,比小吴小两岁,马儿名叫Jordan。

小吴说,漠是草原牧民对马的称呼,“后来我觉得这个谐音不错,本来他就来自新疆大漠的绿洲上。”富贵说,Jordan来自电影《为奴十二年》台词“Run Jordan!”,“我希望像河一样奔流不息,过一种滚烫的人生。” 宁波文体网

6个月前,两个小伙从新疆骑马出发一路南下,途经河南、山东、安徽,来到杭州。目的地海南。

一条偶然的视频 两人在B站评论区相识

小吴学骑马不过1年。“去年下半年在成都那边朋友的马场,我才一步步学会了骑马。”

那段日子,小吴在马场喂马、铲马粪、清理马房,骑马环游中国的想法在脑海萌生。那时的他大学肄业,想做些对人生有意义的事。“我读的大学,教学模式落后,没学到有用的,感觉在浪费生命。”小吴说大学几年对他的人生规划没什么帮助。 福州新闻网

今年初,富贵在社交平台发了一条视频,是关于自己辞职的。“毕业后做了不少工作,最后一份工作又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劳动,有点烦了。”

那是富贵创立账号发布的第一条视频,有几十万播放量,恰好被小吴刷到。在评论区2人交谈甚欢。“我们聊到骑马,他也想买马,也想骑马游中国,我们的想法一拍即合。”小吴说。

今年2月,富贵飞到新疆,很快小吴也到了新疆。都在新疆旅行,两人却没特意相见。4月小吴花15000元买下“漠”,开始骑马旅行。5月,富贵花23000元买下Jordan,也开始骑旅。小吴从伊犁昭苏县出发,往巴音布鲁克和那拉提大草原行进。6月,富贵也骑了过来,二人在独库公路旁见面、会师。

约定一人一天最多花50块钱

准备多少钱才敢环游中国?小吴说自己出发时手头不过万把块,富贵也是。

“我家还算支持,偶尔会打几百块给我改善下伙食。富贵家父母不同意也不支持。”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,两人边打工边旅行。“有时去别人店里问,需不需要帮工。有的老板人好,虽然不需要还是让我们上一天班开一天工资,让我们有路费继续下去。”在新疆的一个草原上,两人遇到一位搞旅游的老板,旅游项目是“骑马住宿烧烤”,两人靠打工存了一些路费。

小吴和富贵都比较随性,风餐露宿条件差也无所谓。他们给自己定下规矩,一人一天不能消费超过50元,累了就搭帐篷睡觉,饿了随便吃点,即便酷暑也是找个水龙头冲凉,很少住宾馆。但对坐骑两人却毫不吝啬。小吴说路上手机没信号不会焦虑,找不到工作也不会焦虑,如果漠和Jordan找不到能吃的草,他们就会很焦虑。 天津新闻网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
  • 全文阅读

那拉提大草原与牧民相遇

前几年的小吴,向往自由,也会为自己的未来焦虑。他坦言,骑马远行才发现,生活离不开物质基础。

“于我而言,精神与物质之间要达到一种平衡。”小吴说,在新疆呆了两个月也赚了些钱,但自己喜欢探索和创造,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工作,最终还是决定骑马远行。

在那拉提大草原,小吴有了出游以来记忆最深的一次经历。

一天傍晚在山上迷路,马又找不到能吃的草,小吴心一横,想硬闯翻过山,到对面雪山下休养——那边有马儿能吃的草。

正准备翻越,遇到一个当地牧民,说牛羊丢了,小吴顺势跟去他家。到了才发现,其实是他邻居家,他们都非常善良,留小吴在这座山坡上的房子里住了下来。

晚上吃饭交谈得知,牧民原本打算过两天去巴音布鲁克草原,把牛羊都赶过去,但羊丢了,不得不留下来找。

小吴来了兴致,说自己也想去巴音布鲁克,想跟他们一起找牛羊。他加入了牧民队伍,在那拉提找了整整7天的羊。“可惜还是没找到,只能先把一部分马、牛、羊赶过去。”

“我就和他们的牛、羊、马一起走,翻过山脉,穿过河谷,走过草原,看到的都是最原始的风光,完全野生的环境。”来到一座雪山下,这里是牧民们放牧的地方。小吴打开手机,没有信号。他又在牧民家住了一个月。

小吴一直坚信,人要学会观世界,才能有世界观,进而有自己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才能做出价值判断,然后选择愿意做的事,当你选择了愿意做的事,物质又不缺失的时候,整个人的状态才会好起来。

“骑马旅行,虽然身上钱不多,但焦虑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大,也不会有很憋屈、很痛苦的情况,因为已经没有一种上下级的关系,不会被约束,或是约束着谁……” 股市新闻网

这次旅行结束,会安定下来吗?

“不是说四海为家就不安定,当然我感觉我以后可能会找一个地方,给大家建立一个乌托邦什么的,大家一起来玩,一起建设,当然那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嘛。”

富贵说他以后可能会开一个酒吧。“酒吧是一个载体吧,去承载我的梦想和我内心的想法。”

“他社交能力蛮强的,喜欢交朋友,开酒吧算是一个交朋友的载体了。”小吴评价富贵。

小吴说,等到海南旅程结束,自己可能还会继续上路。对未来他现在不打算规划,“我只着眼当下,虽然精神和物质两方面,我还没能达到完美的平衡,但这半年旅程,也给我的人生带来极大的帮助。” 荆州新闻网

不少网友问:城市里骑马违法吗?

这些年关于城市骑马的报道屡见不鲜,事故也不少。

今年10月14日,湖北襄阳一男子骑高头大马在机动车道上,马儿意外受惊,撞上行驶的出租车。男子从马背摔下,出租车一侧也被马撞瘪。

2021年3月11日,北海一长发女子白裙长筒靴墨镜,骑马在城市道路狂奔。视频在网上大量传播,北海交警调查后约谈了女子。交警部门表示:现行法律虽未明确禁止骑马上路,但城市道路骑马存在极大安全隐患。马匹容易受惊失控,可能造成严重交通事故。

国际资讯网

2020年4月,安徽淮南一女子在闹市行走,被骑马男子撞倒致重伤,骑马者“肇事逃逸”。

2020年11月,河北保定一男子骑高头大马在市区道路狂奔,撞上一位骑车大爷……

2018年9月12日,上海延安路,一吊带衫长筒靴长发女子,骑高头大马在机动车道小跑。黄浦公安分局对她作出处罚:9月11日晚,胡某为博取他人关注,从泉口路家中将马匹一路违法骑行至事发地,骑行中占用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,影响了其他车辆正常通行,并造成多名路人围观拍摄,扰乱了公共场所正常秩序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之规定,公安机关依法作出行政警告的处罚。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
  • 全文阅读

为什么要管束在马路上骑马?

浙江西湖律师事务所张泽诚律师表示,民事权利虽然讲法无禁止即自由,当前交通法规确实没有禁止骑马上路,但城市道路车多人多噪声大路况复杂,马匹极易受到惊吓冲撞行人车辆,存在安全风险。这时个人权利就要让步于公共安全与利益。

按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如果骑马上路导致交通堵塞等,可能构成扰乱公共秩序,将按规定处15日以下拘留、200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。 安徽资讯网

马圈业内人士也表示:公路骑马存在诸多不可控因素,骑手必须有能力应对突发情况,对驾驭马匹能力要求很高。上路马匹必须接受脱敏训练,才能适应马路的复杂环境。

英国马会(BHS)曾有统计数据——2019年2月28日至2020年2月29日,一年内BHS接到1037起骑马出现交通事故的报告,导致1人和80匹马死亡,135人受伤。相比于2018-2019年事故增长23%。

昨天也有交警告诉橙柿互动,浙江省实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办法明确:牵、赶、骑牲畜应当在允许通行的道路上靠近道路右边通行,不得影响其他车辆、行人的正常通行。城区骑马上路因不可抗力因素太多,还是要避免此类行为。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全文阅读

城市骑马违不违法?为什么需要管束?

小吴骑马在西湖边,很多人拍照传到网上。

“杭州市区骑马过桥?”近日有网友发帖,说晚上回家路上等红灯,抬头看到有人骑马过钱塘江。

视频中两人两马,一前一后走在桥上的非机动车道,两人身着黑衫,后面的人戴一顶牛仔帽。 滁州民生网

小吴,1999年生,来自重庆,他的马儿名叫漠。富贵,绍兴人,比小吴小两岁,马儿名叫Jordan。

小吴说,漠是草原牧民对马的称呼,“后来我觉得这个谐音不错,本来他就来自新疆大漠的绿洲上。”富贵说,Jordan来自电影《为奴十二年》台词“Run Jordan!”,“我希望像河一样奔流不息,过一种滚烫的人生。”

6个月前,两个小伙从新疆骑马出发一路南下,途经河南、山东、安徽,来到杭州。目的地海南。

一条偶然的视频 两人在B站评论区相识 保定新闻网

小吴学骑马不过1年。“去年下半年在成都那边朋友的马场,我才一步步学会了骑马。”

那段日子,小吴在马场喂马、铲马粪、清理马房,骑马环游中国的想法在脑海萌生。那时的他大学肄业,想做些对人生有意义的事。“我读的大学,教学模式落后,没学到有用的,感觉在浪费生命。”小吴说大学几年对他的人生规划没什么帮助。

今年初,富贵在社交平台发了一条视频,是关于自己辞职的。“毕业后做了不少工作,最后一份工作又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劳动,有点烦了。”

那是富贵创立账号发布的第一条视频,有几十万播放量,恰好被小吴刷到。在评论区2人交谈甚欢。“我们聊到骑马,他也想买马,也想骑马游中国,我们的想法一拍即合。”小吴说。 南平新闻网

今年2月,富贵飞到新疆,很快小吴也到了新疆。都在新疆旅行,两人却没特意相见。4月小吴花15000元买下“漠”,开始骑马旅行。5月,富贵花23000元买下Jordan,也开始骑旅。小吴从伊犁昭苏县出发,往巴音布鲁克和那拉提大草原行进。6月,富贵也骑了过来,二人在独库公路旁见面、会师。

约定一人一天最多花50块钱

准备多少钱才敢环游中国?小吴说自己出发时手头不过万把块,富贵也是。

“我家还算支持,偶尔会打几百块给我改善下伙食。富贵家父母不同意也不支持。”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,两人边打工边旅行。“有时去别人店里问,需不需要帮工。有的老板人好,虽然不需要还是让我们上一天班开一天工资,让我们有路费继续下去。”在新疆的一个草原上,两人遇到一位搞旅游的老板,旅游项目是“骑马住宿烧烤”,两人靠打工存了一些路费。 枣庄新闻网

小吴和富贵都比较随性,风餐露宿条件差也无所谓。他们给自己定下规矩,一人一天不能消费超过50元,累了就搭帐篷睡觉,饿了随便吃点,即便酷暑也是找个水龙头冲凉,很少住宾馆。但对坐骑两人却毫不吝啬。小吴说路上手机没信号不会焦虑,找不到工作也不会焦虑,如果漠和Jordan找不到能吃的草,他们就会很焦虑。

那拉提大草原与牧民相遇

前几年的小吴,向往自由,也会为自己的未来焦虑。他坦言,骑马远行才发现,生活离不开物质基础。

“于我而言,精神与物质之间要达到一种平衡。”小吴说,在新疆呆了两个月也赚了些钱,但自己喜欢探索和创造,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工作,最终还是决定骑马远行。 重庆区县新闻网

在那拉提大草原,小吴有了出游以来记忆最深的一次经历。

一天傍晚在山上迷路,马又找不到能吃的草,小吴心一横,想硬闯翻过山,到对面雪山下休养——那边有马儿能吃的草。

正准备翻越,遇到一个当地牧民,说牛羊丢了,小吴顺势跟去他家。到了才发现,其实是他邻居家,他们都非常善良,留小吴在这座山坡上的房子里住了下来。

晚上吃饭交谈得知,牧民原本打算过两天去巴音布鲁克草原,把牛羊都赶过去,但羊丢了,不得不留下来找。

博望区新闻网

小吴来了兴致,说自己也想去巴音布鲁克,想跟他们一起找牛羊。他加入了牧民队伍,在那拉提找了整整7天的羊。“可惜还是没找到,只能先把一部分马、牛、羊赶过去。”

“我就和他们的牛、羊、马一起走,翻过山脉,穿过河谷,走过草原,看到的都是最原始的风光,完全野生的环境。”来到一座雪山下,这里是牧民们放牧的地方。小吴打开手机,没有信号。他又在牧民家住了一个月。

小吴一直坚信,人要学会观世界,才能有世界观,进而有自己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才能做出价值判断,然后选择愿意做的事,当你选择了愿意做的事,物质又不缺失的时候,整个人的状态才会好起来。

“骑马旅行,虽然身上钱不多,但焦虑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大,也不会有很憋屈、很痛苦的情况,因为已经没有一种上下级的关系,不会被约束,或是约束着谁……”

这次旅行结束,会安定下来吗?

“不是说四海为家就不安定,当然我感觉我以后可能会找一个地方,给大家建立一个乌托邦什么的,大家一起来玩,一起建设,当然那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嘛。”

富贵说他以后可能会开一个酒吧。“酒吧是一个载体吧,去承载我的梦想和我内心的想法。” 荆州新闻网

“他社交能力蛮强的,喜欢交朋友,开酒吧算是一个交朋友的载体了。”小吴评价富贵。

小吴说,等到海南旅程结束,自己可能还会继续上路。对未来他现在不打算规划,“我只着眼当下,虽然精神和物质两方面,我还没能达到完美的平衡,但这半年旅程,也给我的人生带来极大的帮助。”

不少网友问:城市里骑马违法吗?

这些年关于城市骑马的报道屡见不鲜,事故也不少。

今年10月14日,湖北襄阳一男子骑高头大马在机动车道上,马儿意外受惊,撞上行驶的出租车。男子从马背摔下,出租车一侧也被马撞瘪。

2021年3月11日,北海一长发女子白裙长筒靴墨镜,骑马在城市道路狂奔。视频在网上大量传播,北海交警调查后约谈了女子。交警部门表示:现行法律虽未明确禁止骑马上路,但城市道路骑马存在极大安全隐患。马匹容易受惊失控,可能造成严重交通事故。

2020年4月,安徽淮南一女子在闹市行走,被骑马男子撞倒致重伤,骑马者“肇事逃逸”。

2020年11月,河北保定一男子骑高头大马在市区道路狂奔,撞上一位骑车大爷……

2018年9月12日,上海延安路,一吊带衫长筒靴长发女子,骑高头大马在机动车道小跑。黄浦公安分局对她作出处罚:9月11日晚,胡某为博取他人关注,从泉口路家中将马匹一路违法骑行至事发地,骑行中占用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,影响了其他车辆正常通行,并造成多名路人围观拍摄,扰乱了公共场所正常秩序。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之规定,公安机关依法作出行政警告的处罚。 石台新闻网

为什么要管束在马路上骑马?

浙江西湖律师事务所张泽诚律师表示,民事权利虽然讲法无禁止即自由,当前交通法规确实没有禁止骑马上路,但城市道路车多人多噪声大路况复杂,马匹极易受到惊吓冲撞行人车辆,存在安全风险。这时个人权利就要让步于公共安全与利益。

按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如果骑马上路导致交通堵塞等,可能构成扰乱公共秩序,将按规定处15日以下拘留、200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。

马圈业内人士也表示:公路骑马存在诸多不可控因素,骑手必须有能力应对突发情况,对驾驭马匹能力要求很高。上路马匹必须接受脱敏训练,才能适应马路的复杂环境。 荆州新闻网

英国马会(BHS)曾有统计数据——2019年2月28日至2020年2月29日,一年内BHS接到1037起骑马出现交通事故的报告,导致1人和80匹马死亡,135人受伤。相比于2018-2019年事故增长23%。

昨天也有交警告诉橙柿互动,浙江省实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办法明确:牵、赶、骑牲畜应当在允许通行的道路上靠近道路右边通行,不得影响其他车辆、行人的正常通行。城区骑马上路因不可抗力因素太多,还是要避免此类行为。

上一篇:暂无
下一篇:暂无

相关推荐


警方再次提醒:严查严处!

根据杭州市人民政府发布的《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第19届亚运会和第4届亚残运会筹备举办期间对“低慢小”航空器及空飘物实施临时管控的通告》(以下简称《通告》),2023年9月1日0时至10月

二维码
友情链接: 苏州刑事律师网 杭州律所 定南律师 杭州律师多少钱 宁波律师 池州律师 杭州离婚律师咨询网 杭州知识产权律师 杭州债务追讨 杭州滨江区律师 绍兴律师网 杭州法律在线咨询网 杭州律师联系方式 杭州离婚律师收费标准 吉林市律师 佳木斯律师 平顶山律师 汕头律师 玉林律师 迪庆律师 酒泉律师 嘉兴律师 广州律师 邯郸律师 秀洲律师 衢江律师 仙居律师 杭州余杭律师 杭州合同纠纷律师 安源区律师